期货业反洗钱现状及监管思路探讨

发布时间:2017-10-31 20:52:52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

    一、期货市场的洗钱风险分析

  期货市场作为规避风险的工具,是微观个体从规避价格风险的要求,即套期保值的需求出发而产生的。期货价格通过参与者的理性预期,凝结了当前和未来市场的影响价格的各种因素,能够比较准确地反应真实的供求状况及其变动趋势,从而促进资源的优化配置,保障金融市场的稳定,维护整个经济体系的安全。成熟的期货市场主要由期货交易所、期货经纪公司以及期货投资者三方参与者构成。

  与银行业金融机构相比,期货市场并不以现金为主要交易媒介,加之自从实施证券期货业第三方存管以来,客户的资金往来全部通过银行进行转账,现金无法直接投入期货交易,因而期货业较少被利用于洗钱的处置阶段。而且期货交易相对复杂,期货交易品种行情变动变幻莫测,客观上加大了洗钱者的操作难度。因此,期货行业在防范洗钱风险方面普遍存在认识不足、重视不够的现象。

  事实上,期货市场正逐渐成为洗钱者的目标。这一方面是由于银行业金融机构反洗钱内控制度的不断完善以及国际范围内洗钱监管力度的加大,使得洗钱者转向期货业这一监管相对薄弱的领域;另一方面,也与期货市场本身的特点相关。期货市场的国际化、交易产品的特殊性以及高度的流动性,使得期货业的资金隐蔽性相对较强,洗钱者通过期货市场进行多次交易后,可将不法所得融入合法的金融和经济体系,以隐瞒非法款项的真实来源以及犯罪收益与犯罪者的联系,亦即实现洗钱的离析和融合阶段,而这两个阶段正是洗钱能否完成的关键环节。因此,在期货业开展反洗钱工作,不仅是反洗钱监管体系进一步完善的需要,更是期货业自身防范洗钱风险的需要。

  根据我国期货业的相关规定,期货投资者不能直接到交易所办理期货相关业务,而必须委托从事经纪业务的期货公司进行期货交易。因此,《反洗钱法》将期货经纪公司确认为履行反洗钱各项义务的金融机构。

  二、期货业反洗钱现状

  《反洗钱法》颁布后,期货业被正式纳入我国反洗钱预防和监控体系。随后颁布的反洗钱法规,对期货业反洗钱工作的开展做了更为具体的规定及要求。目前期货经纪公司的反洗钱工作基本处于起步阶段,存在的问题带有一定的普遍性。

  (一)反洗钱工作意识淡薄,反洗钱内部控制制度不健全

  根据《反洗钱法》和《金融机构反洗钱规定》要求,期货经纪公司应依法建立健全反洗钱内部控制制度,设立反洗钱专门机构或内设机构负责反洗钱工作,制定反洗钱内部操作规程和控制措施,对工作人员进行反洗钱培训。由于期货经纪公司开展反洗钱工作时间较短,主观上对反洗钱工作认识程度不够,反洗钱工作意识淡薄。目前,期货经纪公司的内控制度主要是从期货业本身防范资金风险的角度出发,而不是从履行反洗钱义务、防范洗钱风险方面考虑,对交易中可能产生的洗钱行为缺乏认知度;同时由于期货经纪公司人员数量和业务素质方面的限制,反洗钱内控制度制定后也不能得到有效贯彻落实,仅流于形式。

  (二)客户身份识别流于形式

  在客户身份识别及客户资料保存方面,期货经纪公司客户身份识别工作在形式上已开展了客户身份识别和客户身份资料及交易纪录保存工作,例如在为客户办理开户手续时要求客户提供身份证件复印件并进行登记、提供本人彩色照片等。而根据证监会《关于进一步加强期货公司开户环节实名制工作的通知》的要求,还将进一步加强开户实名制工作,要求期货经纪公司采集并保存投资者影像资料。

  但是,期货经纪公司的客户身份识别工作存在重程序审核,轻实质审核的现象,未能充分实施“了解你的客户”原则。此外,目前绝大多数期货投资者通过网络等非现场方式进行交易,而期货交易系统识别客户的唯一依据是客户交易号及密码。洗钱者可通过利用他人的交易号实施洗钱行为,从而逃避监管。

  (三)可疑交易识别水平不高

  与证券业金融机构一样,期货公司已基本消除了在期货公司进行现金收付的做法,目前现金收付均经由银行转账方式完成,投资者在期货经纪公司指定的结算银行开立期货结算账户,将现金存入或划转至期货结算账户,再通过期货结算账户向期货保证金账户划转资金。期货经纪公司不得通过内部划转方式为投资者办理期货保证金存取业务,因此期货经纪公司理论上应不再发生大额交易。

  可疑交易方面,《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中规定了四种针对期货业需要报告的交易行为,加上三条证券期货业通用标准,共有七条可疑交易报告标准。截至2008年12月1日,江苏省辖内11家法人期货经纪公司共报送可疑交易675条,远低于同期银行业及证券业金融机构报送数量;从报送质量看,部分期货经纪公司报送可疑交易采用的标准有误,甚至出现以证券业可疑报告标准报送交易的情况。

  三、期货业反洗钱监管思路探讨

  我国期货业开展反洗钱工作时间不长,从业人员反洗钱技能普遍不高,加之期货交易的专业性较强,期货市场的资金来源和交易价格变动较大,对反洗钱监管工作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今后在反洗钱监管中应着重做好以下几项工作:

  (一)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提高法律规章的可操作性

  《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颁布后不久,证券期货业资金来往实行第三方存管,客户现金的收付及划转均在银行,且严格按照“那里进,那里出”的原则,“客户资金账户原因不明地频繁出现接近于大额现金交易标准的现金收付,明显逃避大额现金交易监测”、“客户长期不进行或者少量进行期货交易,其资金账户却发生大量的资金收付”以及“没有交易或者交易量较小的客户,要求将大量资金划转到他人账户,且没有明显的交易目的或者用途”等三条标准,实际上已经不适用。

  同样,2007年3月6日《期货管理条例》颁布实施后,“客户作为期货交易的卖方以进口货物进行交割时,不能提供完整的报关单证、完税凭证,或者提供伪造、变造的报关单证、完税凭证”的可疑报告标准也已经失效,因为该条例第三十九条规定“期货交易的交割,由期货交易所统一组织进行”,期货经纪公司不再参与期货交割的行为,自然也就无法再以本条标准识别可疑交易。

  为提高期货业反洗钱的工作成效,人民银行应尽快修改上述滞后的报告标准,并根据实际情况制定新的可疑标准。例如要求期货经纪公司结合客户身份识别,通过对客户资金进出的频度、交易的合理性等方面进行监控并报送可疑交易报告。

  (二)加大培训宣传力度,提高期货经纪公司履行反洗钱义务的自觉性

  与银行业相比,期货业反洗钱意识普遍不高。期货经纪公司虽然普遍设立或指定机构负责反洗钱工作,但成员基本来自稽核、结算等部门,其所属业务部门的日常经营活动是其投入精力的重点,反洗钱工作因而得不到应有的重视。同时,相关人员由于反洗钱知识的缺乏及对洗钱行为的认识误区,客观上也很难将期货业反洗钱工作落实到位。今后人民银行应加强宣传,使期货经纪公司尽早转变观念,提高反洗钱认识,从自身风险控制及长远利益出发,积极主动的参与到反洗钱行动中,自觉履行客户身份识别及大额和可疑交易报告等反洗钱职责。

  (三)加强指导,敦促期货经纪公司开发监测分析系统,提高可疑交易甄别能力

  期货交易具有资金量大,交易频繁等特点,而目前对期货大额和可疑交易的筛选、报告工作主要由相关人员手工完成,不仅效率低、差错多,更可能造成数据漏报。期货业金融机构应吸收银行业反洗钱经验,根据自身业务特点开发涵盖各个业务环节的交易监测分析系统,通过电子化和人工判断相结合的方式识别可疑交易,并在此基础上形成可疑交易报告。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期货业专用可疑交易标准实际上仅有两条,人民银行应鼓励期货经纪公司结合自身业务特点及经验,主动发现那些未达到可疑交易报告标准,系统未采集但经办过程中发现明显可疑的报告,并及时向反洗钱监测中心报告,例如操纵多个账户实施远期“对敲”的可疑交易等。这样不仅能切实增强反洗钱监测的及时性和有效性,也能为今后修订、增加期货业可疑交易报告标准提供有价值的参考。

  (四)围绕风险为本的监管思想,开展现场检查与非现场监管

  针对期货投资者中散户多,投机者多的特点,应要求期货经纪公司制定客户风险等级划分标准,并对客户实施等级划分,从而决定客户身份识别措施的实施范围和程度,以及对客户交易的关注程度。对风险等级较高的客户类型实施严格详尽的尽职调查,持续监督客户的业务关系及交易活动,确保这些客户的交易行为在金融机构了解其真实身份和业务关系下进行。而对于低风险类型客户则可简化客户身份识别措施。

  在对期货经纪公司的反洗钱现场检查及非现场监管工作中,由于近年来证监会等部门对期货业的合规性整顿持续开展,人民银行也应围绕风险为本的思想,着重关注高风险的客户和高风险交易类型,从而引导期货经纪公司把注意力集中到对洗钱行为的识别、发现上来,增强期货业反洗钱工作的实效。

  (五)不断完善与其它部门的协调机制,形成各方监管合力

  期货业的市场监管体系由中国证监会、中国期货业协会、期货交易所三个不同层次的监管机构构成。人民银行作为反洗钱监管部门,应当强化与其他期货业监管机构的协调与共享制度,形成监管合力,实现部门间信息资源共享,构建信息搜集、信息流通和数据共享渠道,为今后期货业反洗钱现场检查和非现场监管提供真实、完整的数据,也为及时发现洗钱线索,提高期货业反洗钱工作的有效性提供制度保障。

作者:人民银行南京分行 王银烈 王凡 来源:《金融纵横》2009年第3期

在线咨询 官方微信

美尔雅期货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美尔雅期货
新浪微博

APP下载

扫描下载
小美金融APP

返回顶部